喜子小天使治愈一切

张卫健迷妹,许嵩粉,张若昀粉,陈赫粉?张一山粉?
逆裁成王/夕心/王葵CB/狼希/成蕾CB/那茜,拒绝响王/星葵/狼御,亡灵相关CP一生黑
大逆转亚成寿三人组/福爱CB/爱丽丝x吉娜,拒绝福成
游戏王DM主表蕾/表暗游CB/黑魔导师徒/城舞,GX十万/表十CB/十尤,5D's蟹秋/杰莉/布鲁游CB,ZEXAL凌游/Ⅳ绪,拒绝海暗/海城/十明/约十/Ⅳ凌,杏子一生黑,表君/万丈目/凌牙死忠粉
ARC-V隼娜/四游官推bg/素良x游矢CB 游里可爱
弹丸1苗舞/灭十,拒绝十苗
2日七/日狛/冬佩/眼娅/贰终,拒绝神日
3宗雪逆三人组,1666本命,仁黄CB
v3最枫/百春/王梦,星龙马死忠粉,最星友情向,拒绝最王
Mogeko Castle本命异端桑x夕夜,哥哥x夕夜一生黑,拒绝其他CP
飞哥与小佛泰杜CB
DN白月砂/白月L友情向,黑月L一生黑
盗笔胖云/黑苏,瓶邪黑花一生黑
全职叶蓝/魏果,坚决拒绝伞修,不吃别的BL
猫武士火沙/虎鸽/狮炭/比利叶,拒绝火斑/黄蜂鸽以及BL爱情向
笑猫日记老老鼠x笑猫CB
神探狄仁杰狄芳/狄五娘/芳燕,武元敏一生黑
其实还有很多圈没写!

本周的双黄蛋(只有十张实在截不了后两次电话)
😂猪羊对话远距离发糖 这周berger咋这么客气不过师生感很强啊
我的磊又胖了!!还吃!!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说不出话 怎么能这么好 暴风哭泣

刈安:

近期练习不囤了,最后2p性转鲨鱼和虾注意避雷

混了个幻影聚聚(

双黄专访真是看得全程尖叫
这个世界上没有我了!!!
第一段提问时答案全都一样简直了好吗hhhh
师爷日常给小渤拿话筒
为什么多选限量十张图!!根本表达不出专访的精髓啊!!
建议大家要么从极挑微博那里点网址看要么缓存了看,不然108秒广告太长了,论我等完广告才发现可以缓存是有多蠢😂

突然中了DK毒之后开始疯狂补起了所有剧,目前96西游记刚到女儿国。
关于空恩,我想说点什么,可是不知道怎么说。
一开始的马骝仔还会和牛魔王说“教教我怎么挖坟啊”,虽说是玩笑,但对婚姻的坟墓总归有些好奇。然后一压山下五百年——就变成了“不是不爱,只是我是齐天大圣”。
听说大陆引进的时候删掉了蜘蛛这一段,我就在想,是不是大陆认为让孙悟空谈恋爱(即使他到最后也没有真的踏出那一步)是毁经典,才这么做的?
我到底想说什么,我还是不太能组织起语言。但是啊,我觉得,身为天地灵气的化身,孙悟空怎么会不能爱呢?可以苦求师父不要赶他走,必然有情,有情又怎么会不能爱呢?
原作孙悟空只是没有爱过,不意味着他不能爱。所以这就很不公平,好好的一个齐天大圣,压了五百年,出来就非走成佛路不可了。爱的机会,还没有到来,就已经失去了。
……所以,我到底想说什么?
不知道。我只知道,虽然看到花果山婚宴那里,我已经迷上了这个CP,但是他们两个绝对是没有可能的。
因为,孙悟空注定会成为斗战胜佛,佛自然是不能小爱,只可大爱的。
所以我才会那么纠结,一边“这两个人真的好可爱啊”,一边“反正也是不可能的我要冷静我不能被虐”,看到盘丝洞结尾即使知道绝对不会HE还是忍不住气得心疼。
大概就是这样吧,好像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不知道时隔多少年复习小鱼儿与花无缺有感——克妻两兄弟

无视掉那个像是作文题目的东西吧,起名废默默蹲墙角(。)
小鱼儿与花无缺真的是我童年 作为一个DK新晋迷妹 这部剧是我记忆最深的他的剧 感觉当年除了仁者黄飞鸿别的都没有看过 少年张三丰只记得片头曲 仁者黄飞鸿只记得一点点剧情甚至我误解那是电影……orz这部是电视上一看见我就看 只可惜(也不知道可不可惜,如果看了的话今天我肯定没有勇气复习)小时候从来没有看到过小仙女的部分 结果补的时候直接崩溃……😭😭😭颓废鱼苏到掉渣,却只让我想哭
昨晚上猝不及防开了文艺模式,一口气码了下面一大堆话,全凭记忆,台词剧情可能不会特别吻合吧
————————————
我还记得当年花无缺脚步匆匆踏进门内,却只看到地上苏樱化成的一摊血迹,寻找半天才发现小鱼儿躲在衣柜里,在狭小的黑暗中蜷成一团。
就像被猎食者叼在嘴里的乌龟一样,缩在壳里,假装自己很安全。
不去看,不去听,不去想,是不是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苏樱在哪里?那是她受伤流的血吗?”
“那就是她啊。”
那就是她啊。
一个未老先衰,一个死无全尸。
我记得,看着地上那些曾经是“苏樱”的脓血时的小鱼儿,是笑着的。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是真的啊,荒诞到我都不得不笑了,对不对?
同理心发作的我,觉得这大约是他的潜台词吧。
而花无缺当时的心情,“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应该能很好的概括。
痛心于哥哥的遭遇,恼怒于哥哥的沉沦逃避。
所以才会一边怒吼着“你就一辈子待在里面吧”一边把小鱼儿搡进衣柜,在柜门上狠踹一脚后毫不停顿地转身就走。
隐约记得小鱼儿的后脑是猛磕在柜壁上了,被这么搡了一把,他也总算稍稍清醒了一些,决定不再龟缩着逃避现实。
虽然从衣柜中伸出的手根本控制不住颤抖。
对于失而复得的东西,必然会更加珍惜。所以当它再一次被生生摔碎在自己面前时,那种绝望,会到怎样的地步?
和以为早已死去的心兰重逢后,她的尸体悬吊在了自己眼前。这一次,半分可能性都不会再有。
总算从小仙女的死中振作起来,发觉喜欢上了苏樱之后,她同小仙女一样死在自己怀里,连尸体都没有留下。
真的是想想就觉得可笑。抑制不住地想笑。
在脓血前笑着的小鱼儿,大抵就是这种心情吧。

【千宵】光

标题随口胡说系列,分段狂魔再次上线
……为什么我一个成王党写的总是其他CP?
万圣节贺文,吃了战友友的成王之后一时兴起撸的一段东西😂剧情逻辑不太通顺……而且真的很短

————————————————
       2026年11月1日凌晨0:01分,吃下最后一口夜宵的绫里真宵撑着下巴叹了口气。
       来到克莱因王国修行已满一年,每日的瀑布修行必不可少,当她精疲力尽地回到寄宿家庭时桌上的夜宵也总是冒着微微的热气。
       祭祀大人和萨拉夫人真的很温柔啊。
       ……就像姐姐一样。
       这么想着,绫里真宵又一次叹了口气。
       克莱因王国没有什么万圣节之说,街上的风景自然也没有任何改变,这让曾经每到今天就会穿上花式不一的奇装异服的绫里真宵有些许不适应。
       要说服装的话,最赞的当然是大将军……结果,这么说的时候总会被姐姐调侃“大将军又不是鬼怪”。
       刚刚吃下的夜宵带给她的饱腹感还未消失,绫里真宵的思绪却已经飘到了相距万里的日本。
       成步堂君他们,现在一定在吵吵嚷嚷地庆祝吧。哈啊……我也好想吃糖啊……
       绫里真宵表情有点苦闷地鼓起腮帮,眼前浮现出姐姐笑着点她额头的样子。
      “到头来还是惦记着吃,果然不愧是真宵呀。”
       记忆中的自己也像现在一样鼓着一个包子脸,扑进姐姐怀里肆意撒娇,然后姐姐就会牵起自己的手上街买糖吃。
       那家总是照拂姐姐和她的糖果店,后来也不知道搬去什么地方了。
       没有什么东西是不会消失的吧。
       将吃完的碗筷放进洗碗池里,绫里真宵拿起桌上的油灯,顺着院里的走廊走到自己的卧房。
       暖橙色的火焰摇动着,映在她恍惚的眼底。在火光笼罩中,胸前的勾玉悄无声息地亮起了微光。

       那一晚,绫里真宵久违地做了个好梦。
     “真的是个乖孩子呢。”
       微光掩映下,身体虚幻地浮在空中的女子,看着妹妹熟睡的脸庞,露出了和过往一般无二的温柔笑容。

姬神樱和宇在拓也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别信标题哈哈哈😂cp确实是这俩没错,然而标题只是我想不出标题所以随口胡说的而已
        这cp冷到姥姥家了……因为本来也就是两个龙套嘛就连间宫由美子【赌五毛没什么人记得她是谁】在逆检都正式出场了然而宇在只有个彩蛋背影,姬神就更不用说了毕竟蹲大狱了(。)
        15年1月的脑洞,当时我正值期末考,然而宇在导演的冤魂不知为何就缠上了我,我脑内一直回荡着销魂的“樱酱”二字,让我不得不把脑洞写出来再继续复习xxx
        据基友评论说还是个蛮小清新的短篇_(:з」∠)_

——————————————————————————

        “呵,宇在?他啊……不过是被我逼着搬了尸体的废物罢了。我那些保镖可不是吃干饭的,看他那样子……恐怕都快被吓得尿出来了吧。
        “是啊,就是这样。那个一无是处的家伙只是被我胁迫而已。共犯?笑话……想做我的合作者,他还不够格。”
         被告席上的女人这么说着,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嘲讽笑容。木制的烟斗在她指间冒出白色的雾气,姬神樱深深吸了一口烟,忽然闭着眼睛朝裁判长冷冷淡淡地开了口。
         “……没有其他事情的话就敲锤子吧。”
         白胡子的裁判长似乎愣了愣——很久没见过这么急着要求给自己定罪的犯人了。
         “那么……”

         不,等等。(汗)

         “根据被告人的自白,意外杀死被害者衣袋武志、为了逃脱罪名而毁坏现场和尸体都是她一人所为,宇在拓也只是生命受到威胁不得已帮助移动了尸体。”

         不……不是这样的。(大汗)

         “因此,宇在拓也的罪可以从轻发落。在此判决被告人姬神樱七年有期徒刑,宇在拓也六个月有期徒刑。

         等等呜啊啊啊啊啊啊啊——(爆)

         “现在闭庭!”

         我是自愿的!我是自愿帮她处理尸体的啊!(爆)
         宇在拓也内心拼命地嘶喊着,然而却没有一丝声音发出。他的嗓子就像渴了三天一样哑了,他只是行尸走肉般被法警押着,和旁边始终在吞云吐雾的姬神樱一起到了监狱。
         直到到了男女监狱的分岔路口,他的语言能力才猛然恢复过来。
         “姬——”
         呼唤的话语才刚刚出口就被打断。
         表情一如既往的冷漠的女人转头瞥了他一眼,戴着镣铐的纤细右手递过来一个本子。
         “如果是有什么疑问,就麻烦你闭嘴吧,宇在。
         “喏,这是女将军第一集的剧本。我昨晚上赶出来的,你拿回去好好看看。这半年的时间,总该够你好好构思点剧情了吧。……虽然肯定还是幼稚得惹人发笑,不过我也管不着了。
         “出去以后你还是英都摄影所的导演。大将军这个系列就是你的了。”
         面无表情说完这段话,姬神樱再次深深吸了一口烟,朝押解的警察点头示意可以走了。
         那一刻宇在拓也的嘴忽然快过了脑子。

         “……樱酱!!”

         他从没发出过这么巨大的声音,层层回音从监狱的墙上反弹回来,把他震得直接傻住。
         世界仿佛都愣住了。最先摆脱愣怔的是差点再次把烟斗捏碎的姬神樱——那可怜的木制品发出的咔咔响声如同悲鸣。
         “……别用那么恶心的称呼叫我!”
         女人的表情狰狞地扭了一下,声音也再不复之前的平静。她毫不犹豫地快步朝女子监狱走去,脚腕上的铁链哗哗作响。
         “……你要是敢把这个系列搞砸,就好好等着吧。”

         这是宇在拓也有关姬神樱的,最后的记忆。
         这句带着杀气的话后来成了他警醒自己的座右铭。
         “……我可是,把大将军系列搞得家喻户晓了呢。(思)都要代表日本去大使馆表演了,你总挑不出毛病了吧!(垂)”
         大使馆的公演结束后……去趟拘留所吧。这几年的成绩,也该让她看看了!(爆)
         ……虽然不知道监狱里的电视转不转播这些就是。(汗)
         三年之后,宇在拓也坐在机场的长凳上,捧着便当这么想道。

——————————————————————————

         打逆检的时候看到那个熟悉的背影,我还是挺吃惊的……但是为什么不让调查!御剑!那是你喜欢的大将军的导演你知道吗(╯`□′)╯(┻━┻
         我也不知道我为啥当年会突然有这个脑洞,但是自从我搞了这么个短篇出来,我就觉得这俩人搭个cp好像也不错……当然肯定是不会有同好的哈哈哈😂

【成宵/逆5后逆6前时间线/ooc/微成王?】灯

        14年万圣节群里的贺文……想当年我还是个有文力的孩子【烟】看到战友发了lofter又正好逆6真宵回归我也就放上来吧……_(:з」∠)_当时赶时间有好多细节都没细化,我认真改改说不定能多几百字的字数……但是我现在看一眼就觉得好羞耻啊orz怎么好像人称都是混乱的!
        先说明一下我不是成宵党……然而有时候脑洞就是这么任性 我还打算把我15年脑洞爆炸的一篇姬神樱x宇在拓也发上来hhh顺序并没有写反
        微成王是真的,我大本命成王所以忍不住加了一点自认为很有爱的互动……求同好交流(´;ω;`)个人介绍里我写了超详尽的混坑和本命

——————————————————————————

        “咕噜噜噜噜。”

        顶着一头到处乱竖的乱毛,正拿着漱口杯吐出最后一口泡沫的成步堂龙一盯着镜中自己颓废的脸色和硕大的黑眼圈,扯出一个苦笑。
        明明都拿回了律师徽章,居然还能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你可真没用啊,成步堂龙一。

        洗漱完毕后勉强打起精神整理了一下发型,成步堂揉着自己因睡眠不足而发晕的脑袋,瞥了眼挂在墙上的日历。
        这么说的话……今天是,万圣节吧。美贯昨晚说要去置办节日必需的南瓜灯之类的物品,所以一早就出了门,实在是勤奋得让我这个爸爸都有些惭愧。王泥喜君就完全没有年轻人应有的干劲,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他好像还沉浸在美梦里啊,连那两根总是神采奕奕的呆毛都是软趴趴地瘫在枕边呢。
        我就没有这样的好运了。如果不是因为那个梦,导致我半夜四点就醒来并再也无法入眠的话,谁会这时候就爬起来,现在可才刚天亮没多久啊。不过,也不算什么坏事……
        毕竟,我梦见的是,因为我的过于谨慎和优柔寡断而八年未见的……真宵。
        谁说时间可以模糊记忆的,我明明还记得那么清楚,即使是在梦里,我也能清晰地看见她脸上毫无阴霾的笑颜。
        在我的生活中消失了八年的笑颜。

        或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我梦见的刚好是……八年前,我们一起庆祝万圣节的场景。 那时的她戴着一顶巨大的尖顶帽,身上穿着比平时还要古怪的紫色斗篷和长袍,看上去倒是个像模像样的女巫,只可惜手里拎着的是一把事务所里的扫帚,还时不时煞有介事地模仿大将军的必杀给我一下,搅得即使是被春美和糸锯刑警打扫得本来应该一尘不染的事务所都泛起了灰尘。
        那一次我们的南瓜灯,是她自己雕刻出来的。她一大早就赶到了市场去,精挑细选了几个最适合雕刻的漂亮的南瓜,然后窝在事务所里一直忙到黄昏。在她兴高采烈地捧出已经做好的、刻好的图案后透出明亮的烛光的南瓜灯时,我竟恍然觉得她眼里闪出的光芒,在那一瞬间,绚烂得像是钻石的光彩一样。只要看过一眼,就再也……忘不掉了。
        遗憾的是,那种明丽的光,已经与我分离了整整八年……连那张拍下了当时场景的纪念照,都在一次我去看美贯的魔术表演时,在拥挤的人群中被挤掉了。看来,有些东西随身带着,丢失的危险性还是蛮高的。
        当初她雕刻时使用的桌子,在我和美贯把整个房子改头换面成“成步堂艺能事务所”时被搬到了客厅,现在那个地方放的是一张简易小床。啊,好像王泥喜君还躺在那里呼呼大睡呢。哎呀哎呀真是没办法,那我就勉为其难叫他起床吧。

        “王泥喜君,起床了哟?”成步堂笑眯眯地走到王泥喜的床前,在看到王泥喜无动于衷地继续睡觉时,嘴角的弧度忽然显得有些危险。只见他不知从哪拿出了一块冷冰冰的湿毛巾,毫不犹豫地就扔在了王泥喜的脸上。
        “呜哇啊啊啊啊!!”王泥喜惨叫一声猛地睁开眼睛,呆毛也瞬间弹起。打了个哆嗦,他下意识地一把拽下毛巾,对正俯身哈哈大笑的成步堂怒目而视。 “成步堂先生你搞什么——”
        “谁叫你不起床。美贯回来要是知道她早早出了门,而你却一直无所事事地躺着的话,可是会生气的。今天是万圣节,我们还是都开心一点比较好,你说对吧。”
        “我只是因为昨晚发声练习做到太晚才会困,而且……谁一大早就被糊了一脸湿毛巾会开心啊?!还是刚在冰水里浸过的那种!”王泥喜悲愤地凌空一指,被打着哈哈的成步堂一手拨开,然后就被强行扔进了卫生间洗漱。

        天已经完全亮了,从毫无遮拦地从窗户里透进的晴朗的阳光来看,今天的天气不错呢。成步堂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打开了窗户。
        和八年前一样的,万里无云的天空啊……就和真宵那孩子一样,令人心情愉快。这是她永远不会改变的一点吧,即使,现在她已经不是孩子了。
        不知道隔了八年,她会有多少改变?那套见习灵媒师的衣服估计不穿了吧,毕竟她已经是仓远流灵媒道的掌门了。
        是啊,她是掌门……怪不得,会事务繁忙到没空回事务所看看。尤其是,要收拾那些因DL6事件而起的各种烂摊子,肯定更加没时间了吧。说不定,她都已经快忘了这里了。因为只有偶尔,才会由春美转送一封信和最新的大将军录像带来。也许,我在她心里的地位也没那么重要。

        身后轰然的一声爆响打断了成步堂越来越消极的思绪,原来是美贯提着好几个南瓜莫名在一阵烟尘中出现在了客厅。
        “魔术技巧有长进嘛,真不愧是美贯。”成步堂眼睛都没眨一下,他早就习惯了这种巨大的声响,“是巴朗叔叔教你的吧?”
        “是的!”美贯颇为自豪地吐舌一笑,把手里的南瓜递给成步堂,“爸爸,美贯今年想自己制作南瓜灯哦!去年爸爸雕的那个可是连麦面老爹都夸奖了呢,所以美贯就想让爸爸教我一下,有了这个的话,美贯的表演现场的装饰也会更有节日气氛了!”
        “雕刻南瓜灯……”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成步堂微笑起来,“当然可以啦。不过,美贯如果不认真学习的话,爸爸可就不教了哦。做这种事情,可要有耐心才行啊,美贯。”
        得到肯定回答的美贯开心地消失在了卧室里,开始奋力翻找去年使用过的刻刀。“真是的,爸爸又把房间搞得这么乱!等春美来了,看她怎么教训爸爸!”
        “……春美?”
        成步堂脸上的微笑僵了一瞬,但仅过几秒表情便恢复了常态。
        “是啊。”美贯一脸困扰地偏着头,“啊,肯定是王泥喜君忘记告诉爸爸了!昨晚爸爸不在时春美打过电话的。”旁边已经穿戴整齐的王泥喜一惊,呆毛再次弹起,连忙为自己的疏忽道歉。但是成步堂的注意力已经完全不在这件事上了。

        春美要来……那,真宵会不会也要来?如果她要来,我又该怎么办呢? 她,会责怪我这七年都从未主动联系过她吗?
        微微失神的成步堂很快回过神来,俯身拉开了抽屉,拿出一柄刻刀走到桌前:“美贯,别找了,在这里哦。”
        “啊!爸爸好狡猾!”美贯似乎并未察觉成步堂刚才一瞬间的神游天外,提着南瓜坐到了桌旁,回头朝王泥喜招手,“王泥喜君也过来一起学吧!”
        王泥喜应了一声,随后又好奇地问道:“成步堂先生,是从哪里学的雕刻啊?”
        “啊。”成步堂眼神飘忽了一下,他的眼前又一次闪过真宵的样子,“……是一个朋友教我的。”
        王泥喜忽然感到腕上的手镯悸动了一下,他有点迷茫地握住手镯,然而那一瞬的压迫感已经消失了。他偏过头想了想,决定不再深究。这儿又不是法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何必管那么多呢。成步堂却敏锐地注意到了他的动作,不由在心底苦笑。
        还是瞒不过这孩子啊。既然连王泥喜君都觉察到了的话,我也不能再自欺欺人了。看来,我确实……没有单纯地只把真宵当朋友看。
        好吧,我承认了。如果今天真宵回来……我就告诉她吧。用雕刻南瓜灯的方式。
        成步堂看着桌上一个虽然比较小但却最适合雕刻的一个南瓜,暗暗下定了主意。

        当王泥喜和美贯都相继完成自己的作品后,成步堂抬手瞥了眼腕表——下午两点。时间还够,他笑道:“你们两个都做得不错呢。美贯,你准备好去邻居家‘不给糖就捣蛋’了吗?”美贯刚想说什么,却突然惊叫一声:“天哪!美贯……忘记去买扮鬼怪的衣服了!”
        “你穿着这身魔术服就很可以啦!”王泥喜放下手里的南瓜灯淡定吐槽道,“至于我,已经过了那个年龄了。”
        “王泥喜君怎么比爸爸还没有活力,这样可不行!”美贯不由分说地一把拽住王泥喜的胳膊把他向门口拖去,无视他的所有抗议,“既然要过节,那所有东西都不能马虎!”
        “哈哈,小心一点哦。”脸上带着一贯的笑容,成步堂目送着二人一路吵吵闹闹地远去。

        天助我也。
        他旋即转身拿起特意留下的那个小南瓜,开始雕刻起来。桌上那个老旧的手机屏幕正显示着一条短信,上面只有寥寥数字:我相信你。
        这是八年前,那个成为了“法庭黑暗时代”的开端的案子刚刚结束后的第三天,成步堂打开从闭庭后就关闭的手机时,映入眼帘的第一条信息。后面就是源源不断的未接来电记录,然而他只是盯着这条信息,看了很久很久,仿佛那不是只有四字的短讯,而是洋洋洒洒的一封长信。当他终于放下手机时,他才惊觉,自己已经湿了眼眶。
        “谢谢,真宵。”
        这句话他一直想说,却从来没有机会。自那之后又过了这么多年,他更加不敢主动与她见面。万一,万一,无数个万一禁锢住了他的心灵,使他落入了自己为自己编织的茧。
        于是,他们八年没有见面。
        现在挽回还来得及吗?他不知道。但是不去试试,最后他一定会后悔。既然无法当面开口,那就用这个南瓜灯表明心迹吧。即使阔别八年,但他依然相信他们之间的默契。

        时间如水逝过。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放下刻刀用力伸了个懒腰,因长时间保持前倾而酸痛不堪的脊椎发出咔的一声脆响。他却毫不在意,只是用满意而专注的目光审视着面前的南瓜灯。
        温暖的烛光从瓜皮的镂空中照出,在墙上映出漂亮的形状。南瓜的最底部,刻着一个小小的指南针。

        你一定能明白的吧,真宵?这个灯上,有我最想告诉你的两句话。
        Thank you for your confidence.
        还有……

        You are my beacon light.

——————————————————————————

最后的两句英文,一个是“谢谢你的信任”,一个是“你是我的指路明灯”_(:з」∠)_题目来源也是最后一句……当年想了半天觉得还是用英文比较好,既能装逼也不至于太直白【喂